抗日神剧中大量出现的日军女军官 现实中真的有吗?

文章正文
2018-09-19 05:20

  来源:瞭望智库

  87年前的今天,日军炮轰沈阳北大营,发动“九一八事变”,这是日本在中国东北蓄意制造并发动的一场侵华战争,是日本帝国主义侵华的开端。

  此后,中国人民奋起反击,经过长达14年的抗日战争,打败了日本侵略者,显示了中华民族的觉醒和民族团结的巨大力量。

  在纪念“九一八”事变87周年之际,我们要缅怀受苦受难的中国同胞和英勇抗战的战士,也要牢记历史,砥砺前行。

  牢记历史首先要清楚的了解历史,但近几年,随着一些“抗日神剧”的大量播放,很多人搞不清楚其中的很多情节是编造的还是真实的,比如在“抗日神剧”中,经常会出现这样一些仪态万方、楚楚动人却又彪悍狡猾、凶残无比的“女鬼子”。

  然而,大多数日本观众表示“从未听说过皇军中有女军官”。很多曾经参加过那场战争的正牌“老鬼子”,也对“神剧”中这些身穿军服的“女鬼子”们十分好奇。

  日本人这可真是少见多怪了,二战中有些“日本女太君”可是大 大的有名!

  实际上,出现在日本作家岩田《中国抗日影剧读本》一书封面上“在中国极有人气的女鬼子平田少佐”,原型就是著名的日本第一女间谍、上海特务机关特一课课长、海军少佐南造云子。

  但是,这个谜一样的人物真的在历史上存在过吗?

  根据坊间传说,南造云子号称“日本第一女间谍”,曾在著名的海军江阴封锁线泄密案中起到核心作用。

  国民党高层重要机密泄露!

  所谓“海军江阴封锁线泄密案”,发生在“七七事变”爆发后,中国中央政府7月27日召开国防会议,决心全面抗战,并有意在上海对日开辟第二战场。

  《国军战争指导方案》明确指示海军方面:

  “淞沪方面实行战争之同时,以闭塞吴淞口,击灭在吴淞口内之敌舰,并绝对控制其通过江阴以西为主,以一部协力于各要塞及陆地部队之作战。”

  海军总司令陈绍宽随即指挥舰队在江阴组建封锁线,一来拱卫南京,二来准备将活动在长江中上游的日本商船舰只包围歼灭。

  结果,在8月11日封江准备即将完成的时候,中上游日本舰船忽然集中,携带几乎全部侨民飞快下驶。

  由于当时淞沪还未开战,江阴江面的舰只未奉战斗命令,所以一时未能作出截击判断。日舰得以逃遁,我仅捕获其长阳、大贞两轮船。

  这件事到底怎么回事?

  谁泄密了?

  恼火的蒋介石下令限期破案。

  此事发生后,又发生了暴露蒋介石到淞沪前线视察行踪,招致日机轰炸,误伤英国公使许阁森的重大案件,显示国民党上层有严重泄密问题。

  2

  南云造子策反了高官?

  调查的结果是罪魁为汪精卫的行政秘书黄浚及其在外交部任职的儿子黄晟。

  经过缜密侦查,证明这两个才子型的汉奸被一个打入汤山温泉疗养院作服务员、化名廖雅泉的日本女间谍南造云子策反,将中方重要军事情报源源不断转交日方,导致了江阴封锁线和蒋介石行踪泄密。

  此案经军统局侦破,黄氏父子均被捕,经审判枪决。

  这个有日本海军少佐军衔的南造云子也被捕,但在南京沦陷前逃脱。后担任日本上海特务机关第一课课长,参与组建76号特务组织,1942年,死于军统暗杀。

  据说,南造云子等日本特工与黄氏父子接头的手段很有戏剧性。黄浚每去公园散步,必吃一颗糖果,并将包装纸丢在一棵柳树的树洞里,不久便有日本特工赶来将其取走。

  有时黄浚的司机会到某饭店吃饭,进门将帽子挂在衣架上,此前后会有一名日本特务,也戴同样帽子进门,将帽子挂好吃饭。两人不交一言,饭后各自取对方的帽子而去。

  糖纸、帽子,就是情报的载体了。

  事情说得有鼻子有眼。

  但是,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南造云子这个人,却被认为是一个谜。因为从未在中日档案中找到过此女的资料,有人怀疑她根本就不曾存在。

  3

  仔细想想,情节漏洞百出

  事实上只要仔细一钻研,就会发现上面的描述中漏洞百出。

  的确,一些基本事实还是正确的。

  江阴封锁线的设立和日本舰船侨民的提前撤离确有其事。

  英国公使许阁森汽车被炸也确有其事,而蒋介石原本准备乘他的车前往上海。

  日军将其轰炸了,结果造成了坐车的宋美龄负了重伤。

  但是,其它的事情上就似是而非了。

  比如,尽管很多资料记载黄浚是江阴封锁线泄密案的要犯,但这应该是一个错误的记载。

  这是因为海军报告日本侨民逃离江阴封锁线是在8月11日,如果蒋介石在第一时间下令侦破,军统从开始调查、查出黄氏父子到逮捕他们、定罪乃至枪毙,只有15天时间。

  这对于如此复杂的一起间谍案来说,无论如何是不可能的。

  而许阁森汽车出事更发生在8月25日,仅仅是黄浚被枪毙的前一天!

  根据历史上的记载考证,黄浚的确是一个出卖祖国的间谍,他出卖机密最多的时间是1932年到1935年之间,后因日本屡屡刊出中国重要会议记录,黄浚被怀疑而调职。

  与黄浚联系的日本特务为南京总领事须摩弥吉郎属下一名参赞,也不是什么汤山疗养院的女特务。

  所以,枪毙黄浚等一批汉奸更像是为了给民众一个交代,是提升军心士气的一个举动。黄浚被捕时间应该要早得多。

  4

  谁会给女儿取名叫“大便”!

  黄浚的案情有出入,那么,南造云子是不是存在呢?

  我的看法:南造云子更是无中生有。

  档案中没有此人,可以勉强用保密问题解释(虽然中日两国同时为一个间谍保密很说不过去)。

  同时,根据坊间传说,南造云子的父亲南造次郎是一名老牌间谍。但是,日本人里面根本就没有“南造”这个姓。

  关键问题还不在这里。

  老萨第一眼看到“南造云子”这个名字的时候,就感到十分别扭,别扭在哪儿,一时还说不上。

  不过,很快就意识到,认识了这么多日本人,怎么就没有一个女的叫“云子”呢?

  后来才想明白,这个看来颇为浪漫的名字,在日本是没法吃香的 ——“云子”在日语里的读音和“大便”是一样的。无论中国还是日本,谁家也不会把自己的女儿起名叫“大便”的……

  所以,南造云子在档案中找不到,也就不奇怪了,她一定是一个伪造的人物,甚至只能是不懂日语的人伪造的。

  实际上,不仅南造云子多半是伪造的。在真实的历史上,穿军服、挂军衔的日本女鬼子到处乱窜是不可能出现的画面。

  日本帝国主义之所以为帝国主义,便因为其腐朽、反人类,所以日本帝国主义反对男女平等,不允许其军队中出现女性官兵。

  甚至,日本帝国主义还禁止杂志刊载露大腿的照片,认为国民看了这样的照片会导致天皇政府发生某种灾难。

  这种思路和某足球队“男人踢输是因为女人上了大巴”的想法基本一致,也不能说人家奇葩。

  5

  日本女性连当兵的资格都没有

  当然,日军中也不是没有制服女性,比如看护妇和电话员。她们也要上战场。

  平型关战役后,老乡表示被击毙的有女鬼子,推测便是新庄部队车上那些日军第二十一旅团鹄子沟野战医院的女看护。

  此外,二战后期日军准备“本土决战”,也曾训练家庭妇女打重机枪。在冲绳的女学生,多有被迫参加所谓“铁血勤皇队”之类准军事组织的,上前线和盟军作战。

  为了获得国民支持、把战争打下去,日本军方甚至找来一批宝冢歌剧院的漂亮女演员,荷枪实弹大摆POSE,昏不知这样可能会造成若干“美英鬼畜”直接兽化。

  据美军讲,最厉害的日本“女武士”是个佩利利欧岛上的慰安妇,战绩比那些日本男兵高多了。

  但无论是看护妇、“勤皇队”,还是军妓,她们都是不列入军人编制的。

  电话员叫做“军属”,比军人地位低,比看护妇地位高。

  而慰安妇呢?

  无论是哪一国的军队中,都比军马、军鸽的地位还低,属于装备的一种。

  日本战时《兵役法》第一条便规定只有男人可以当兵,女性是没有当兵资格的。

  6

  可疑的“日本女军官”照片

  不过,事情都有个偶然。

  近日,老萨在一册美国海军陆战队员的影集中,便发现了一张日本女军官的照片。

  这是“女鬼子”被美国人抓去后拍的艺术照?

  根据说明,事情并非如此,这张照片可能拍摄于1937年或1938年。

  实际上,这是一张自制的明信片。

  这张照片属于一名叫做马文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员,他1937年时驻扎在上海的公共租界,当时是一名士官。

  这一年8月13日,中日两军在上海爆发激战,即为著名的淞沪会战。尽管公共租界当时并非交战区,但驻防的各国官兵都十分紧张,一面封闭租界,一面组织防御。

  美军拍摄的租界附近闸北战况

  美军的防御工事,身后即出入租界的外白渡桥,今日犹存

  或许是认为通过租界可以比较便利地从背后攻击中国军队,或许是想试探列强在这场战争中的立场,日军多次穿越租界行动。

  美军拍摄到的在苏州河上行进的日军汽艇

  美国海军陆战队员对此颇为头疼,因为到12月美国海军帕乃号被日军击沉之前,他们都没有得到带实弹巡逻的命令。

  所谓巡逻,更多是壮胆和吓唬人,属于真正的纸老虎。

  但一次这种行动遇到了马文的巡逻小组,于是事情发生了变化,马文徒手抓住了两名日军,带了回来。

  好吧,马文在参军之前曾经是职业拳击手,“暴打”是他在拳击台上的外号。

  这次抓两个日本兵,“暴打”成了外交事件。

  日军派人来要人,并试图列队通过租界南京路示威。

  双方剑拔弩张,以至于美国国务卿赫尔对日本提出了要其“审慎的照会”。

  刊载后续新闻的报纸

  或许是认为还不到和英美翻脸的时候,日军的态度随后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他们派出了一个高级军官到租界来谈合作,而且带来了一百多名日本女子与美国兵“恳谈”。

  据马文记录,她们都是从高中招来的,能说一定程度的英语。

  日方的想法可能是通过这种“恳谈会”和美国兵拉近关系,进而通过他们的宣传改善日本当时在世界各国眼中残暴、凶狠的形象。

  如果是这样,日方的努力可能并不成功。

  一方面,美军记载他们对抗战中国颇有同情,曾亲眼隔着苏州河看到日军殴打无辜中国平民;

  另一方面,这些陆战队员被命令尽量收集日军情报,以供国内军政双方使用。

  双方的敌对和戒备是深刻的,不可能通过一次“恳谈”改变。

  不过对马文来说,这次交谈是有“副产品”的——一名日本少女和马文谈天并互换了地址。

  一年以后,马文收到了这张明信片。明信片上的日文写的是:

  “天气已经渐渐冷了,请注意身体。”

  蹊跷的是,这名女军官在照片上是有军衔标志的,说明她似乎是一名日本陆军军官。然而,旧日本军队所有档案从未显示有任何一名日本女性当过军官。

  所以,没准是日军找来一批女学生穿上军服拍摄的宣传照,或者这照片上的干脆就是一个女间谍,在对美国兵施展美人计。

  7

  “女太君”实乃“中国制造”

  马文在1944年战死于关岛登陆作战,已经无法给我们答案了。但他曾和战友谈起过这张照片。马文说,尽管自己眼里亚洲人的长相都差不多,但仍感觉这个照片上的女军官和与自己交谈的女学生似乎并不是一个人。

  如此说来,日本人在照片上放一个女间谍的可能性可能是最大的了。如果真是这样,日本特务机关也太低估美国人的智商了吧?

  根据现有史料,日本在二战中或许有女间谍,但女军官是绝对没有的。

  所以,抗日神剧中的日军女佐官、女尉官让日本人都眼界大开,因为连他们的军服都是中国的影视界人士为她们设计的,这算不算一种历史虚无主义呢?

  不过,如果今天到日本,又会在自卫队中发现很多女队员。这是因为日本社会老龄化后劳动力缺乏引发征兵不足,迫使自卫队中女性比例越来越高。

  我想,这样的事情,是当年的日本军队完全想不到的,如果老鬼子们“还魂”看到,大概也会视为一种“神剧”。

  对了,在这些神剧中的日本女性,还有以女忍者形象出现的,体现的是日本那个时代的特种部队。

  然而,日本当时的特种部队,真的是这样有枪不用就喜欢用刀的复古怪物兵团吗?

  下一次,我们就讲一讲抗日神剧中和真实历史中的日军特种部队吧。

文章评论
标签
热门文章